孩子也不例外

2020-07-21 03:51

而外国孩子则在责任心、独立性方面表现得更为出色。比如,日本籍学生在面对“爸爸买的宠物狗,早上六点谁陪它尿尿”的题目时,清一色选择了“坚持每天早起,自己来遛狗”,而韩国籍学生乐意通过卖玩具和其他挣钱方式来获取固定零花钱外的收入。

财商专家指出,中国家长的“财商”教育存在不少误区,既不要过分强调金钱的作用,更不能把理财启蒙等同于拜金。“财商其实是一个多维度的素质。”

此外,程虹也不赞同家长用金钱或物质来奖励孩子取得好成绩。“不妨用‘允许孩子做喜欢的事’来做奖励,或者给孩子更多自由规划的时间和空间。”

在上海协和双语学校(虹桥校区)、上海实验小学、凌桥镇中心小学等三所学校里,共有200名三到五年级的小学生参与测试,其中,外籍学生80余名。测试结果显示,参与测试的小学生财商平均分为73分,近三成学生的分数超过80、财商值达到优秀,仅有极少数孩子的财商低于60分。

财商和智商、情商一起,并称为三商,英文简称“fq”(financial quotient),体现的是一个人认知、管理、创造和享用财富的能力。

更令人吃惊的是,中国小学生对储蓄、理财并不是完全陌生。在“你准备如何使用过年领的压岁钱?”一题中,31%的小朋友选择将压岁钱交给父母替自己投资,61%选择存银行以后有需要再取出来用,几乎没有人选择“去买一台最新款手机”和“买一台电子辞典”等即时消费选项。

“财商测试并没有标准答案,财商教育应该教会孩子如何做选择,而不仅仅是理财。”上海协和双语学校(虹桥校区)校长杜玲说,从测试过程和结果,都可以看出中外孩子在财商上的性格差异。

“如何树立正确的金钱观,引导非常重要。”财商教育专家程虹说,越来越多的中国家长效仿国外家庭教育的做法,通过支付家务报酬让孩子知道“不能不劳而获”。“但并不是所有的家务都可以‘明码标价’,洗碗、端菜、打扫卫生等家务活是孩子作为家庭成员应该承担的家庭责任,家长不应该支付报酬。只有当孩子承担洗车、割草等需要另请他人来完成的家务时,家长付给孩子报酬才更妥当。”

现代社会,任何人都需要与金钱发生关联,孩子也不例外。近日,浙江一个六龄童生日每桌上万,更派送出了ipad、名牌包等“阔气礼物”。消息传出令人瞠目,究竟该如何树立孩子正确的“金钱观”和理财能力?昨天,蚂蚁聚宝财商实验室在沪上三所小学首度试点儿童财商测试,有200名中外小学生参加了测试。

中国学生的储蓄意识较高,对时间规划能力也很强。比如,在对待作业的问题上,绝大多数学生选择“做完一科休息一会儿”。当问及为何做出此类选择时,上海实验小学的一位学生说:“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就是缺乏规划。如果理财也这样,就会太过随意和盲目,容易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