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0月中旬开始

2020-07-11 07:46

在与广场相隔约50米的b5栋2楼楼梯间,测得敞开的窗口处,1分钟内平均噪声值约53分贝。进到2楼一房间内,开窗情况下,1分钟噪声值约45分贝,关窗情况下,数值降到40分贝以下。

音乐在70分贝以下对居民影响较小

“安了个巫”:硚口公园也曾经有噪音扰民的情况,晨练居民和附近小区住户僵持了很久。经过协商,双方规定每天早上晨练时间只能7时到8时,而且还要控制音量。改了之后,对我这种懒觉“患者”是没什么影响了。

“一方业主想静心休息,另一方业主想休闲娱乐,两方利益如何兼顾是个难题。”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小庄说,9月份,物业服务中心每天都会接到10来个业主反映“广场舞噪音扰民”的投诉电话。“重要的是给跳舞的阿姨们立个标准。”物业服务中心绞尽脑汁研究对策,“分贝仪”三个字让所有人眼前一亮。

“esc。哆”:百步亭的广场舞群都还不错,早上7点多,爹爹婆婆们打太极,基本算是没有声音,而且太极的音乐有催眠的调调。

舞照跳,不扰民

“杨思义baby”:我朋友就是跳广场舞的,不过他都是选择没人居住的地方跳。他家附近有个家具城,只有白天营业,晚上基本上都是空的,是个不错的地方。所以,建议爱好者们选择在公园、大广场跳广场舞。

昨晚8时,记者来到万科红郡小区。近30位居民正伴着音乐在b区广场上起舞。记者注意到,与其他地方的广场舞相比,这里的音箱声音显得并不嘈杂。

“etxx”:我们小区也有人跳广场舞,很吵,好在那些人还算自觉,一般晚上8点半就收摊了。

“还在上个月之前,经常有居民向物业投诉我们,说我们噪音扰民。”广场舞间隙,市民张女士告诉记者,她们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兴趣爱好,打扰其他人休息,“然而,音量多大是扰民,我们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物业方的做法具有借鉴价值。”华中科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导胡辉表示,小区内部的噪音管理尚无地方性条例加以约束,物业方无执法权,但通过类似措施确实能有效管理小区噪音,值得鼓励。

“在我们这里,跳舞的人自己在用分贝仪控制噪音”。昨日,东湖高新区万科红郡小区有市民致电本报记者。前日,本报记者实地测量多处广场舞音量,少数地方数据让人惊叹也让人忧心。

近两周,b5栋的居民们开始察觉到变化。“现在噪音确实小了不少。”家住该栋3单元的徐先生说,以前开着窗,电视声音都很难听清,现在基本不构成干扰。

网友支招

从10月中旬开始,每晚6时至10时,物业值班人员巡视小区的随身“标配”中开始有了分贝仪。“我们左手拿着分贝仪,右手扭动音箱的音量键,让跳舞的阿姨看着分贝数从90左右降到70以下。”小庄说,综合考虑居民楼距离、广场空旷度,音乐在70分贝以下,对居民影响较小。他说,这样“调试”了一周,跳舞阿姨心里渐渐“有了谱”,“现在基本上不需要我们提醒,她们的音量就能控制在70分贝左右。”

昨日晚8时30分,万科红郡物业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小庄手持分贝仪悄然出现在b区广场,此时,近30位居民正伴着音乐在广场上起舞。记者凑上前,与小庄一起注视分贝仪上不断跳动的数值。记者看到,离音箱约20米处,1分钟内平均噪声值约62分贝,最高达64.1分贝。将分贝仪放在距音响仅5米处,1分钟内平均噪声值约70分贝,最高达73.5分贝。

“asdfzxcv81”:我们小区也有不少跳广场舞的,有时会在车库练习,这样声音对住户没影响。我准备停车,人家一早就不跳了,让出位置让我过,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记者实测:50米外噪声值约45分贝